手机端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科学探索 > 正文

舅舅你行吗 我的小树林很痒你赶紧帮帮我

幽静的夜晚,我怀着忐忑的心情卷缩在房间里。凝望着窗外的美丽星空,心中没有少女的梦幻,却充满无尽的恐惧感。养母现在应该坐上了火车,她要奔往千里之外的山区看望“姥姥”,舅舅前几天打来电话,说姥姥的病情严重了,让她赶紧过去。而我,本来想要和她一起去的,但是

(网络配图)

幽静的夜晚,我怀着忐忑的心情卷缩在房间里。凝望着窗外的美丽星空,心中没有少女的梦幻,却充满无尽的恐惧感。养母现在应该坐上了火车,她要奔往千里之外的山区看望“姥姥”,舅舅前几天打来电话,说姥姥的病情严重了,让她赶紧过去。而我,本来想要和她一起去的,但是由于快要高考,课业紧张,只好和舅舅留在家里。

他,在我心里,早就不是舅舅;而是一匹饿狼,一只禽兽,甚至连禽兽都不如。他对于而言,就像一道魔咒。自打我记事开始,他就是一个卑劣的人。喝酒,赌博,嫖娼,偷盗,无恶不作。每次喝醉,都会对我和养母实行家庭暴力。

上次养母离开家,是在一年以前,我16岁的某个仲夏之夜,同样是去看望姥姥。那一夜,是噩梦的开端。半夜,舅舅醉醺醺地回来。我正在熟睡中,突然感觉被一个重物压身,睁开眼睛,一片漆黑,直感觉刺鼻的酒味扑入鼻孔。

他那个时候非常的疯狂,他用力地撕扯着我的衣服,最后我全身赤裸在他面前。我在黑暗中也能感觉到他那禽兽般的表情,我大叫着但是并没有人来拯救我。他最后发泄完后威胁我不要和别人说,不然有我好看,我只能默默流泪...

养母回来,我没敢说,装作若无其事。我怕我说了,会有更残忍的遭遇。但是不说,也一样不得安宁。从那以后,舅舅经常对我动手动脚。冬天的周末,我睡懒觉,舅舅装作喊我吃饭,就把手放在我胸前摸索。或者趁养母不注意,故意占我便宜。反正就是反复的骚扰我。为此,我快要崩溃。每天都活在痛苦的阴影里。

就像现在,就是我最害怕的时刻,养母再次离开家,养父在外面打牌喝酒还没回来,我十分害怕噩梦重演,所以我转辗反侧,难以入眠。果然不出我所料,凌晨时分,舅舅再次醉醺醺地回来,再次闯进我的房间。还好我做好了逃脱的准备,打开窗子跳了出去。

这一次逃脱之后,我就再也没有回到过那里,因为我实在不想再过这种生活。我不敢对任何说,直到现在这段回忆都一直在我脑海中挥之不去,我有时候做噩梦都能梦到那一段回忆!我真的很恨他!

分享至:

科学探索相关