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端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情感故事 > 正文

别舔那儿好酥好麻 办公室的沉沦屈辱小说

第4章 送上门的仇家“被蛇咬还能这么活蹦乱跳的?我看是被你咬了吧小子!还有,怎么跟老子说话呢,老子的大名是你这个野崽子能叫的吗?”王二赖在村里横行霸道惯了,虽然诧异林树的变化之大,可觉得他还是以前那个可以随便欺负的野小子,自然横劲就上来了。林树脸色沉下来,踏出一步

 第4章 送上门的仇家

“被蛇咬还能这么活蹦乱跳的?我看是被你咬了吧小子!还有,怎么跟老子说话呢,老子的大名是你这个野崽子能叫的吗?”王二赖在村里横行霸道惯了,虽然诧异林树的变化之大,可觉得他还是以前那个可以随便欺负的野小子,自然横劲就上来了。

林树脸色沉下来,踏出一步。

“哎哟卧槽,你个野崽子还敢瞪你大爷……唔!”王二赖话没说完,只觉得眼前一花,却是林树直接冲到他面前,嘭的一拳砸中他脸颊。

王二赖根本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呢,就觉得一阵天旋地转,直接被打的一头栽在竹叶丛里,他摇摇嗡嗡的脑袋随即有些红眼,怒骂道:“狗日的林树你他娘敢打老子?!”

“我想打你们这种垃圾也不是一天两天了!”林树终于体验到了不再弱小的滋味,说着话冲上去一脚把王二赖再次踢到,随即又揪住他张开手掌啪啪啪的狠扇嘴巴子。

王二赖被打的眼冒金星,想要反抗却发现自己跟猫手里的老鼠似的,怎么都闪躲不开也逃不掉,他彻底懵逼,不明白原本弱小胆怯的林树怎么成了这样;

林树越打越觉得痛快,却又怕一不小心打死这混蛋,便说了手,冷声道:“爽吗?以后再敢骂我一句,再敢在村里欺负人,我可就真不会收手了!”

王二赖两个脸颊高高肿起,可痛楚原没有心头的震惊来的剧烈,他眼前这人真是林树吗?王二赖陷入了对世界的深深怀疑之中。

“林树,你竟然敢打我!我看你是不想在朝阳村混了吧?回头我就告诉我叔和我哥,你还偷我哥看上的女人,你完了,你完了林树!”

啪!

王二赖好不容易回过神来放句狠话,林树毫不犹豫的又是一个大耳瓜子扇出,直接把这家伙给抽飞出去,随即冷笑道:“好胆就回去通知王德发和王大鹏等着,我待会正好有事要好好跟他们谈谈!”

这一巴掌把王二赖打的在地上挣扎了好久才爬起来,他再没胆子说什么狠话,恨恨的捂着肿胀的腮帮子踉跄开跑,他怕跑慢点,真会被林树打死。

看着王二赖背影消失在竹林边缘,林树才轻吐口气转过身来,却看到李嫣然俏脸整个目瞪口呆,正震惊骇然的看着他,半晌才喃喃道:“小树哥……你怎么,这么厉害了?”

林树笑笑也没解释,他自己还云里雾里呢,捡起竹篓背在身上道:“走吧然然,咱们回村里再说!”

搀着李嫣然出了竹林下山,走到老宅附近时,林树瞥了眼被雷劈到焦黑的老槐树若有所思。

李嫣然这时却轻轻挣脱他的手,红着脸声如蚊吶般的道:“小树哥,你回去歇着我自己走吧,王二赖肯定回村散闲话去了,秀花婶她们说不定也会找你麻烦……”

林树有些感动,这才是被关心的感觉,而且这丫头竟然想自己回去解释,她这是怕自己回去了再受委屈欺负啊!

“不碍事的,我已经不是以前的小树哥了,咱们就回去讨个公道,不管是林大志娘俩还是种打你注意的王大鹏,都该遭点报应了,老天爷不罚他们,我来罚!”

李嫣然有些震惊的看过来,发觉此时的林树真的再没有以前的半点影子,反倒是充斥着强大的气势,这让她有些疑惑,更多是却是心头莫名泛起的崇拜和踏实。

“小树还真回来了啊?然然丫头这是咋啦,上山挖笋子崴到脚了吧?你们年轻人啊,真是莽撞啊!”进村碰到几个遛弯的老人,好奇的打着招呼却神色都很怪异。

林树和李嫣然简单回应便径直朝李嫣然家里走去,后面那些大爷大妈们话头却止不住,在背后各种的指指点点。

“小树这孩子变化咋恁大哩?去上大学的时候还黑瘦呢,这咋回来跟换了个人似的了?瞧瞧,他还真跟老李家那丫头一块从山上下来,哎哟,咱们村好不容易出个大学生,可别真学坏了!”

“怕是已经学坏啦!没听赵秀花说嘛,林树是因为打架被开除的,还咬伤了林大志,赵秀花那张粪坑嘴我原本还不信呢,可刚才二赖那小子也鼻青脸肿的说是被林树打的,看来做不得假喽!”

“啧啧,不得了,原本多老实的孩子,还是高考状元呢,咋学成这样了?不行,回头得跟我家孙子说,不能把他林树当榜样了……”

林树已经走出去挺远,可后面这些纷纷议论声还是清晰传进耳中,他不由得有些苦涩,果然赵秀花和王二赖都不遗余力的败坏自己啊,可被学校开除的事又实在说不清……

算了,自己既然已经不是原来的林树,那就应该用新的态度去活,至于别人怎么想,随便!

“小树哥,你、你真是跟别人打架被开除了吗?”拐进胡同里,忍了一路子的李嫣然还是没忍住,问出这个问题来。

“是!但是我是见义勇为被污蔑的,你相信我吗?”林树不再像昨天偷偷溜回村时那么羞愧,不再觉得被开除抬不起头来,毕竟,错的并不是他!

“我信!”李嫣然蹙着的秀眉突然舒展开来,笑靥如花的重重点头道:“我相信小树哥,你是不可能无端跟人打架的,一定是别人做了坏事!”

林树自然的揉揉她的长发,笑道:“其实啊,我今天醒来才明白过来,这世上的好坏其实没那么清楚的,反倒是强大和弱小之间,一直有天堑鸿沟。”

对于没走出过红叶镇的李嫣然来说,这番话太过高深了些,她有些茫然,不过却还是红着脸使劲点点头,因为跟以前林树辅导她功课时一样,小树哥说的,总是对的!

两人说着话刚准备朝李嫣然家走去,背后却突然传来一声尖厉的叫骂声:“林树,你个野崽子打了大志还有胆子留在村里,今天老娘就来讨个说法!”

林树猛然止步,缓缓转身眯着眼朝胡同口看去,见赵秀花叉着腰满脸泼妇劲,旁边的肥猪林大志叼根烟打量过来,这母子俩并排站那,几乎把胡同口都堵住了。

“我没去找你们,你们到是自己送上门来了!”林树摘下背篓放在李嫣然脚边,示意她不要跟过来,随即一步步朝着这对母子走去!

新仇旧恨,是时候好好算一算了!

 文学

第5章 报仇解气


看到转过身的林树,赵秀花有些惊疑不定,林大志带人抢老宅的事她是知晓的,昨晚也听宝贝儿子说过把林树揍了半死,可眼前的林树,非但没有半点受伤的样子,怎么还高大结实了?

最吃惊的还要数林大志,因为眼前的林树跟昨天完全判若两人,他以为自己眼花了,使劲揉揉眼却发现并没看错。

“活见鬼了!”林大志暗自心惊,他今早惦记着林树会不会真的被打死了,才联合他娘一起在村里散播谣言的,为了就是以防后患,可哪能想到林树非但没死还这么大变化,真是见鬼!

特别是看到此刻林树的眼神完全没了原本的怯弱,反倒沉稳中透着恨意,林大志隐隐有种不妙的感觉,却又说不上来怎么回事。

“娘,咱们先走,回头再跟他算账!”林大志虽然混账却不傻,发生这么古怪的事,他心里打鼓,拉着赵秀花准备转身去叫人,可这时一阵风掠过,刚才还在几步之外的林树,突然就出现在胡同口,挡住了母子俩的去路。

“林树你干啥,还想连我一块打是咋的!”赵秀花虽然也纳闷,但并没多想,只当面前还是那个怯弱的林树,尖着嗓子叉腰咋呼起来。

大雨刚过田地里还经不住脚,村里大伙都无事,闻声很快便纷纷聚拢过来,赵秀花在村里宣扬了一早上林树的事,现在大伙也都很好奇到底怎么回事。

林树看着这个所谓的大伯母,眼神冰冷如至极,爷爷临走前是把自己和积蓄托都付给他们一家,想着他们能看在本家的份上多多照顾;

可实际上呢,大伯林黑山木讷老实,是个只知道闷头干活没话语权的汉子,这娘俩却一个比一个没人味,还满肚子的坏水的欺负他!

赵秀花被盯下意识后退两步,心想这眼神那还是那个林树,分明是山上的豺狼啊!

她以前在村里撒泼横行那是知道没人敢怎么着她,毕竟有她儿子和镇上的弟弟撑腰没人敢,可现在瞧着林树,她却没来由的有点胆怯!

“你瞪啥瞪,养不熟的白眼狼,我们一家子把你照应打你非但不感激,大志听说你被开除被打伤去安慰你,你竟然不知道好歹的咬伤他,我看你良心被狗吃了!”心虚的赵秀花色厉内荏的开口,给自己找着底气。

“瞧瞧还真是,大志手上还有牙印呢,这小树还真学会打人了?咱们村好不容易出个大学生啊,怎么变这样了!”

“这话可说不准,以前小树怎么被赵秀花她们娘俩欺负咱们不是不知道,小树是咱们看着长大的,乖巧老实着哩,八成是赵秀花在泼脏水……”

“就因为以前总被她们娘俩欺负,现在长高了壮实了,还在外面学会了打架,说不定憋着劲回来报仇雪恨呢,这下子有好戏看喽!”

围观的村民们议论纷纷,什么样的说法都有,不过却没人掺和,一来林树不再是原来的高考状元大学生了,二来,赵秀花林大志确实不好惹。

林树攥攥拳头感受着自己的力量,冷笑道:“照顾我?这些年可真辛苦你们照顾我啊!还有林大志,昨晚他带人去抢老宅,几乎把我打死,这,就是你们一家照顾我的方式?!” 

“你、你胡咧咧啥,谁去抢老宅打你了?你少在这血口喷人,瞧瞧你身上哪有半点伤,野崽子真没个教养在这泼脏水!”赵秀花心虚的跳着脚骂道。

“你再骂一句试试!”林树再次踏出一步,脸上怒意涌动着,随即瞪向旁边道:“林大志你不是挺人物的?昨晚敢对我下死手,现在就只敢躲你老娘背后当怂蛋?”

“打人啦!都来看啊,这个不做人的白眼狼要打长辈啦!”赵秀花一把拦住要动手的林大志,使个眼色跟着蹲在地上开始撒泼:“还有没有个天理,辛苦养出个白眼狼,考上大学了还被开除,丢人败姓啊!”

林树皱皱眉,村里大伙也都有些嫌弃这泼妇样,不过还是有个上岁数的站出来道:“小树啊,别管咋说,你们都是一家人,有啥事不能回家好好商量?”

“一家人?三大爷,您老和大伙,什么时候见过她们把我当一家人了?从我爷爷走了她见到我就非打即骂,我爷爷的存款给她保管是给我当学费的,可实际上呢?这些年我没见过一分钱!”

“所有的学费开销,都是我捡破烂挖山货一点点攒出来的,我忍冻挨饿的时候去要钱哪次不是被乱棍打出来?这些年她们娘俩吃好穿好,我林树就没喝过她家一口热水,这叫一家人?!”

林树越说越愤怒,心中的恨意汹涌,恨不得直接拍死这对母子!

但他还是强忍着,深吸口气道:“我知道你们可能不信,但我林树从没撒过谎,就在昨晚,林大志得知我被学校开除在家养伤,觉得我又可以欺负了,他带人上门让我滚出老宅,口口声声骂我是野崽子不配姓林还占了老林家的福气,活生生把我朝死里打,现在,我想要给自己讨个公道,不可以吗?”

那位三大爷愕然沉默了,其他村民也都神色复杂,他们都知道林树以前遭的罪,但都忌惮赵秀花没人敢插手,后来林树成了高考状元,成了全村的骄傲,赵秀花母子才总算收敛些;

只是没想到如今林树被开除,从骄傲变成了耻辱,赵秀花母子又猖狂了要欺负他还抢老宅也不难理解,毕竟那宅子可是出高考状元的福地啊!

“讨个屁的公道,那老宅就是我们老林家的,你一个该遭雷劈的野崽子也配住?昨晚打的不够是吧,信不信今天我真弄死你!”瞧着围观众人面色变化,林大志知道今天占不住理了,顿时开始耍狠。

啪!

林树再也忍不住了,直接一巴掌把他抽了个趔趄,恨声道:“耍狠是吧?林大志,你真当我还是之前那个任人欺负的林树?!”

“你敢打我儿子,老娘跟你拼了!”赵秀花看着懵逼的林大志脸颊迅速鼓起,怔了怔突然疯了似的朝林树扑来。

林树看也没看,反手又是一巴掌,直接把她肥胖的身躯也给抽飞出去,跟着在后面村民们的目瞪口呆中,迅疾如雷的一脚把懵逼的林大志踹倒在地,又大踏步跟上,单手把他拎起!

“林树你敢!”赵秀花眼看自己宝贝儿子被打,尖叫着爬起身就又朝林树扑来,只是不等她近身,林树又同样一脚把她踹得委顿在地,随即张开手掌狠狠扇在林大志的肥脸上!

清脆响亮的耳光声在胡同里回荡着,朝阳村的大伙已经彻底傻眼了,他们一时间还有些接受不了,原本一直被这娘俩欺负的林树,怎么就反过来能狠揍这娘俩了?不过,还真是痛快!

“我拿你们当一当家人,你们当我是野狗!到底谁没良心?”啪!

“我忍冻挨饿你们拿我爷爷积蓄吃喝挥霍,每次上门都被你们娘俩打出来!到底谁丢人败姓?”啪!啪!

“我受伤回来只想安稳养伤,你林大志好啊,带人上门赶我还把我朝死里打!到底谁该遭雷劈?”啪!啪!啪!

林树发泄着委屈,怒吼的同时重重的抽出一巴掌接一巴掌,每一下都是对这娘俩所作所为的质问和控诉!

林大志这个平日里横行乡里的家伙,此刻嘴角流血脸颊更是肿胀如猪头,他彻底被打蒙了,他不明白,昨晚还如死狗般任他拳打脚踢的家伙,怎么一夜之间,反倒打的他毫无还手之力了?

“林树,你找死,敢打我和我娘,我舅舅一定会弄死你的!”林大志很疼很慌很不解,鼓足勇气和力气大喊着。

嘭!林树飞起一脚直接把他再次踹飞,随即跟过去抬脚踩在他手上,脚尖微微发力碾着,冷笑道:“我没听太清,你刚才,说什么?”

林大志感觉手指快要碎了,疼的眼泪鼻涕滚滚而流,只有吸着凉气哀嚎的份哪还能说出话来,他想反抗,可连手都抽不回来。

赵秀花几次想要扑过来,却每次都被林树用恰到好处的劲给轻松踢飞出去,最后她实在不敢上了,只是坐那惊惧大哭,感觉从没有过的委屈,毕竟以往可都是她们娘俩欺负人的,今天竟然被欺负成这样。

村民们有些觉得不忍,更多的却是觉得十分解气,恶事做了一箩筐的赵秀花娘俩早就该被这么教训了,以前没人敢做,现在,林树做到了!

林大志开始震惊愤怒着,却也很快被打的彻底怕了,他想到以往对林树的那些毒打欺凌,现在真怕自己会被活活打死,狠话也不敢说了,痛呼着哭泣着开始求饶,拼命的磕头求饶……

懦弱的林黑山终于出现了,可这个被欺压一辈子的汉子,看到眼前景象竟没有多少愤怒,只是看到林树有些错愕,随后忐忑无比的凑过来,满脸哀求的低声道:“小树,饶过她们娘俩吧……”

林树松开手,没去看委顿在地上磕头求饶的林大志娘俩,定定看过去,道:“大伯,我被他们欺负时,你求过情的,虽然都没用,但我林树记你这份好!”

在林大山的千恩万谢中,林树扭头看着那母子俩的狼狈样,积攒已久的恶气终于消散了些,差不多了,真像昨晚林大志那样下死手他也做不到,毕竟,他不是那种牲畜!

“以前的帐扯平了,如果还对老宅感兴趣,来多少人抢,我林树都开门欢迎,只要你们有胆子来!”林树说罢径直转身,重新朝胡同里走去,再也未去看那三口。

从此便彻底不再是一家人了,他林树要跟过去告别,迎接自己的新人生!

>>>>本文《贴身小神医》全文在线阅读<<<<

分享至:

情感故事相关