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端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情感故事 > 正文

做爰的细节描述和过程_与六旬老妇性欢小说|大中医

杜剑睁开眼睛,摇摇脑袋瓜,迷迷糊糊问道:“妈,出什么事了?” “阿剑,菜园出怪事,几个西瓜,一夜之间,涨大一倍有余,你快去瞧瞧,吓死人了!”邓秋菊非常紧张,一副惊恐害怕样子。“嗨!这不是好事……咦,等等……”杜剑回应一句,眼睛突然瞪

 杜剑睁开眼睛,摇摇脑袋瓜,迷迷糊糊问道:“妈,出什么事了?”

 文学

“阿剑,菜园出怪事,几个西瓜,一夜之间,涨大一倍有余,你快去瞧瞧,吓死人了!”邓秋菊非常紧张,一副惊恐害怕样子。

“嗨!这不是好事……咦,等等……”

杜剑回应一句,眼睛突然瞪大起来,一骨碌爬起来,穿上衣服,冲出房屋。

来到菜园子,老爸杜铁柱,蹲在西瓜地那里,正在观察几个大西瓜。

六个大西瓜,全部都是十几斤以上重量,旁边那些西瓜,个头缩小一半,也就五六斤重量。

看到这一幕,杜剑眼睛一下子明亮起来。

“阿剑,这几个西瓜一夜暴长,特别邪门,犹如撞鬼了?”

杜铁柱唠叨一句,眉头微蹙,眼里闪过一丝担忧之色。

西瓜莫名其妙暴长起来,按照农村迷信来说,不是什么好事。

“爸,妈,你们瞎操心,这是天大好事,摘一个回去品尝品尝,就知道结果!”

冲爸妈唠叨一句,杜剑走过去,把其中一个大西瓜摘下来,抱回屋里去。

杜铁柱夫妻俩,听到儿子的话,心里还是不踏实。

两人站在菜园嘀咕一番,才走回屋里。

杜剑已经把大西瓜清洗干净,从中间破开,再切成十几块,摆放在桌面上。

“哇!熟透了!”

盯着桌上红艳艳瓜肉,邓秋菊惊叫一声,口水都差点流下来。

这时,门外传来隔壁张婶大嗓门叫声:“秋菊,听说你家剑娃没有找到工作,昨天回家来……”

跨进门槛,看到桌上红艳艳大西瓜,张婶呆愣一下,嗔杜剑一眼,笑嘻嘻嚷叫起来:“阿剑,你倒是孝顺,懂得带西瓜回来,拿一块过来,给婶子尝尝鲜!”

话声一落,张婶也不客气,直接走到桌子面前,捧起一块西瓜咬啃起来。

这一口咬下去,张婶表情变得古怪起来。

杜剑站在一旁,看到张婶脸色剧变,心里七上八下,眉头都蹙起来。

坏了?估计很难吃?

毕竟是真气催熟出来西瓜,成长时间太快,质量无法保证。

接下来,非常滑稽一幕出现。

张婶三下五除二把一块西瓜啃光,又拿起第二块,拼命咬啃起来。

站在一旁父母,看到张婶如此夸张动作,他们俩抱着一丝好奇,各自捧起一块西瓜品尝起来。

接下来,更加滑稽一幕出现。

张婶,杜铁柱,邓秋菊,他们三人居然争先恐后抢夺起来。

一场吃西瓜大战,就这样在杜剑面前拉开序幕。

“喂!喂!我说你们慢一点吃!”

“还有,给我留一块!”

眼看桌上西瓜越来越少,杜剑有点焦急起来。

这不,他唠叨一番,赶紧伸手抢过一块,躲到一旁去。

“咦!这西瓜……”

一口咬下去,杜剑脸上就浮现出古怪表情,难以置信轻叫起来。

甜润爽口,清脆可口,还带着一股淡淡香味,好吃极了!

杜剑还是第一次吃到如此美味西瓜,绝对称得上极品!

很快,桌上十几块西瓜,被他们几个清洗一空。

张婶伸手擦一下嘴巴,望着杜剑那小子,赞不绝口,一副意犹未尽样子:“阿剑,这西瓜哪里买的?实在好吃!婶子还是第一次吃到如此美味西瓜……”

杜铁柱夫妻俩,互相对望一眼,表情十分古怪。

也是!刚刚这个大西瓜,是从旁边菜园里面摘出来。

想不到,有点邪门大西瓜,居然如此美味好吃,他们夫妻俩还处于震惊之中。

杜剑这家伙,站在那里,一脸懵逼,也不知该如何回答张婶问话?

施展灵雾催发秘术,催熟西瓜,太过神奇,杜剑哪里敢曝光出去?

迟疑片刻,杜剑才开口瞎掰起来:“张婶,西瓜是我昨天从市区一家西瓜摊购买回来,具体在哪里?我也记不起来。”

解释一番,杜剑随口询问一句:“张婶,莉姐今年大学毕业,她找到工作没有?”

“嘻嘻!我家小莉聪明过人,哪里是你这笨蛋可比?连大学都没考上……”

谈起宝贝女儿杜晓莉,张婶眉飞色舞,说话特别打击人:“实话告诉你,我家小莉刚刚通过面试,进入省城浩天律师事务所,将来,就是一名大律师!阿剑,不是婶子瞧不起你,你啊,小农民一个,给我家小莉提鞋都不配!”

杜晓莉,杜茜茜,是杜家村鼎鼎有名村花,两人都是天生丽质,漂亮勾人。

也许是邻居关系,童年时代,杜剑特别喜欢杜晓莉这位邻家漂亮姐姐。

说白了,杜剑一直暗恋邻家姐姐。

后来,杜剑上初中跟高雪梅谈恋爱,才逐渐疏远杜晓莉。

知道杜剑对自己宝贝女儿,还抱着一丝幻想,张婶故意把话说绝,希望杜剑能够彻底断绝心中念头。

但她这么一番绝情话语,落到杜剑耳里,却令他眉头蹙起,心里大大不爽。

其实,杜晓莉跟杜剑两人,关系一直都很亲密,就像一对亲姐弟。

杜剑高考失败,杜晓莉还曾经打电话回来,安慰杜剑一番。

只是,对方是莉姐老妈,又是隔壁邻居,杜剑也不好意思发作。

心里这样想着,杜剑也就笑嘻嘻回应一句:“莉姐如此厉害,小剑替她高兴,今后还要靠莉姐罩着,沾她的光……”

嘴巴上这样说,杜剑心里却暗暗想着:老子有机会把莉姐上了,到时,狠狠打你的脸。

本来,杜剑没有这种邪恶念头,但这一次,他被张婶气疯了。

“臭小子,还不算笨!咯咯……”

张婶根本就没有听出杜剑话里意思,开心笑着,安慰道:“阿剑,等莉莉当上大律师,婶子帮你说说,让莉莉给你找份好工作!”

“真的?谢谢张婶!”

“不用客气!都是自家人,乡里乡亲,互相帮忙,应该的!”

张婶眉开眼笑,兴奋之余,越扯越远:“阿剑,莉莉昨晚打电话回来,说省城一位局长公子,纠缠不休,我那傻闺女,这是好事啊……”

听到张婶的话,杜剑脸都黑了。

“妈,爷爷摔倒在地,不醒人事!”

屋外,突然传来张婶小儿子杜晓峰喊叫声。

杜晓峰,今年十七岁,在白云市上高一,最近放暑假,刚好呆在家里。

“啊!”

听说公公摔倒在地,张婶惊叫一声,赶紧跑出屋去。

张婶守寡多年,公公杜涵义,身体强壮,还是一名木匠,家里顶梁柱。

阿义叔公一旦倒下,张婶一家麻烦大了。

心里这样想着,杜剑赶紧跟过去。

杜铁柱夫妻俩,也是慌慌张张跑到张婶家里。

果然,杜涵义四脚朝天躺在地上,目合口张,一动不动。

“老爷子,你怎么啦?你醒醒呀?你不要吓我?呜……”

张婶跪在公公面前,伸手拼命推他,失控哭喊起来。

糟糕!中风!

呆在家里几天,杜剑拼命补充医学常识,再加上超强感知力,多少还是看出一点,杜涵义八成是中风。

犹豫一下,杜剑走到杜涵义身边,蹲下身子,伸手触摸他身体,冰冷僵硬,又抓起他右手把脉一番,脉微欲绝,几乎感觉不到心跳。

探查一番,杜剑眉头微蹙,说出心中判断:“张婶,阿义叔公中风了,而且,病情非常严重,相当不妙!”

听到杜剑的话,张婶擦一下脸上泪珠,瞪着血红眼睛,把杜剑推倒在地,怒气冲冲大骂起来:“死小子,滚开!你要咒死老爷子是不是……”

看到儿子杜晓峰站在一旁傻愣着,张婶怒目一瞪,又开始骂人:“兔崽子,站在这里干嘛,还不去叫吴医生救你爷爷?”

“哦!我这就去!”

被老妈臭骂一顿,杜晓峰醒悟过来,赶紧跑出去,到村卫生所找吴医生。

吴医生,真名吴翠花,年纪四十左右,隔壁岭阳村人。

俗话说,红颜多薄命!

吴医生嫁到杜家村六年,男人就出车祸离世,留下一儿一女,辛辛苦苦拉扯大。

如今,两个孩子,杜玉玲上初中,杜玉振刚刚考上大学。

说起来,杜玉振跟杜剑还是老同学。

今年,杜家村高中毕业生,也就他们两个。

“中风这么严重,半死不活,叫吴村医过来,顶个屁用!”

从地上爬起来,杜剑心里嘀咕一句,迟疑一番,最终还是乖乖站在一旁。

本来,他准备施展五行金针,看看能否救醒杜涵义?但想想还是算了。

张婶很明显瞧不起他,热脸贴冷屁股,杜剑才不干。

片刻之后,头发有点凌乱的吴医生,背着医药箱,火速赶过来。

吴医生身材修长,容貌秀丽,前凸后翘,特别吸睛。

此时,吴医生蹲下身子,伸手抓住杜涵义手腕把脉,后面翘得老高。

杜剑站在一旁,多瞧几眼,浑身都燥热起来。

据说,吴医生二十六岁就开始守寡,从未传出绯闻,也不知她这么多年,如何熬过漫漫长夜?

探查片刻,吴医生站起来,摇摇头,苦笑道:“大伯突然脑溢血中风,瞳孔已经扩大,全身几乎瘫痪,心脏跳动微弱,能否清醒过来?只能听天由命!像大伯这种情形,不能搬动,无法送医……”

后半句,吴医生没有说下去。

按照吴医生话里意思,如果强行送杜涵义去镇上卫生院,可能会死在路上,就算清醒过来,也是一个植物人,半死不活。

农村人特别迷信,最怕死在半路上。

“怎么会这样?吴医生,求你救救老爷子!求你了!呜……”

张婶抓住吴医生胳膊,哭喊着哀求起来。

吴医生摇摇头,叹道:“我已经尽力!”

碰上中风这种重症,村医一般都是无能为力,最多给患者额头绑上冰块降温。

但现在,杜涵义全身僵硬,频临死亡,已经没有这个必要。

张婶家里状况,吴医生也是一清二楚。

看到张婶哭得如此伤心,吴医生眼里闪过一丝同情之色,心里也是十分难受。

就在这时,一道非常不和谐声音响起:“张婶,如果你相信我,我可以给阿义叔公针灸,有六成把握救醒过来,甚至恢复到正常状态。”

吴医生相当震惊转过头去,盯着杜剑那小子,蹙眉骂道:“臭小子,开什么玩笑?你是医生吗?”

站在一旁邓秋菊,赶紧把儿子拉到一旁,陪着笑脸,对吴医生解释道:“我家阿剑早上还未睡醒,胡说八道……”

“妈,我真的有把握救醒阿义叔公!”

被老妈拉到一旁,杜剑也有点急了。

俗话说,救人一命,胜造七级浮屠。

杜涵义勤劳能干,农忙季节,曾经帮过杜剑家大忙。

何况,病人还是莉姐爷爷,杜剑无法做到袖手旁观。

知道老妈不会相信自己,杜剑只能编造谎言胡扯:“妈,这段时间出去找工作,无意中碰上一位老中医,他传授给我一套五行针法,对中风病人有大用!”

吴医生站在一旁,瞪杜剑一眼,冷嘲热讽起来:“小家伙,你以为自己是神医?好笑死了!就算你真的学到中医针灸之术,也不可能救醒大伯!告诉你傻小子,这可是人命关天,不是儿戏!”

张婶不表态,吴医生又不相信自己,杜剑从裤兜里面掏出一盒银针,有点憋屈嚷叫起来:“你们怎么不相信我呢?我真的能够救醒阿义叔公!求你们让我试试好不好?”

“胡闹!回家去!”

站在一旁杜铁柱,黑着脸,忍不住怒喝起来。

但他话音刚落,张婶突然开口问道:“阿剑,你真有把握?”

俗话说,死马当作活马医。

反正救不活,还不如让杜剑这混蛋试一试?

此时,张婶盯着杜剑那小子,眼里流露出一丝希望之色。

被张婶死死盯着,杜剑反而有点慌乱起来,毕竟他从未行医过,针灸之术,也只是略知皮毛。

但有一点,酒经三卷里面记载清清楚楚,修炼五转玄功第一层,就能够施展“五行金针”第一针。

犹豫一番,杜剑还是壮起胆子,自信满满道:“张婶,我不敢保证百分之百救醒阿义叔公,但应该有六成把握,若你相信,我就放手帮他施针!”

>>>>本文《大中医》全文在线阅读<<<<

分享至:

情感故事相关