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端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情感故事 > 正文

哦……快点,用力……啊 男扒开阴唇就添 好难受快点要我

第8章 阳盛攻心瞧出中年人的疑虑,林树直接从竹篓里拿出毛巾包裹的竹节参,放在柜台上轻轻打开。他微微顿了下,突然发觉手指碰到竹节参时,上面的光气竟然被指尖拉扯起来,似乎眉心的珠子想把这光气也给吸收掉。林树暗自皱眉,他还当阴阳珠只会吸收病气之类,看来并非如此,不过暂时没工夫细

 第8章 阳盛攻心

瞧出中年人的疑虑,林树直接从竹篓里拿出毛巾包裹的竹节参,放在柜台上轻轻打开。

他微微顿了下,突然发觉手指碰到竹节参时,上面的光气竟然被指尖拉扯起来,似乎眉心的珠子想把这光气也给吸收掉。

林树暗自皱眉,他还当阴阳珠只会吸收病气之类,看来并非如此,不过暂时没工夫细想,直接缩回手指笑道:“身如竹节须似叶,上头芦碗重重叠,您请过目,是竹节参没错吧?”

“什么乱七八糟的,碰巧抓准一次份量又不能说明啥,你说这是竹节参这就是啊?”年轻伙计不服气,他当学徒多少年了,还不敢徒手抓药呢,自然不相信林树有这能耐,瞎猫碰见死耗子还差不多。

“你懂个屁!”伙计话音刚落,却被中年人一巴掌拍开,怒骂道:“跟你说过多少次了好好学用心记,到现在连真假都看不出来,滚蛋,别在这丢人现眼!”

年轻伙计被拍的晕晕乎乎,吓的赶紧让开却没跑远,他还没弄明白到底怎么回事呢。

这时中年人认真的再次拱手道:“自我介绍下,培元堂赵元川,不知道小兄弟怎么称呼?熟知竹节参的口诀肯定是行内人了,小兄弟就不用遮掩身份了吧?”

“我叫林树,真不是大夫,起码现在不算是……”林树苦笑,指着竹篓道:“这竹节参,是今早上山挖竹笋碰巧遇到的,至于口诀,也只是听家里长辈提过罢了。”

赵元川想了想,十里八村的同行他就算不熟悉也都听过,真没有能跟眼前这个俊朗年轻人对得上号的,便只得作罢不再纠结,低头再去打量那参忍不住赞叹道:“的确是身如竹节须似叶,百山参出一竹节,林小兄弟好运气啊!”

林树咧咧嘴,心道说我好运气那是你不知道我以前多凄惨,不过,吸收了阴阳珠,好像真有点时来运转的感觉。

仔细鉴定了竹节参,赵元川也没废话,直接道:“这参我们要了,小兄弟开个价吧!”

林树揉揉咕咕叫的肚子,咧嘴道:“行情我是真不懂,培元堂这么大招牌肯定公道,赵先生给个价吧,这快晌午了,我卖了好回家吃晌午饭。”

“哈哈,那是自然,我们培元堂自然童叟无欺,这样吧,竹节参太稀少没有个行情标准,不过我们曾一千收过株两年份的,这株应该三到四年,给你三千样?”

人参有百药之王的美誉,竹节参更加稀少珍贵,价格肯定比普通山参要高,但不管山参还是竹节参,价值都跟参龄有直接关系,基本每增一年价值都能上个台阶,这株大概三年半,给三千的确算公道。

“成交!我可以回家吃顿好的了!”林树没犹豫,对村里人来说,三千算笔大财了,而且能抵李嫣然的大部分学费,他很满意。

赵元川也痛快,叫过来旁边傻眼的伙计又训了顿,才让他知会后面取钱,不多时那伙计拿着个信封过来,转交给林树,打开里面是三十张大红票子,分外喜人。

“小兄弟莫急!”见林树拿了钱准备走人,赵元川却叫住他道:“我看小兄弟不是医家也是个采药的行家,能不能打个商量,回头再遇到好药材,还是送我们培元堂来?价钱肯定好商量!”

“好说!”林树五脏庙又开始唱戏,从昨晚到现在他水米未进实在是饿,便准备匆匆回去。

“大夫!大夫!”可就在他要转身的时候,里面突然传来一阵呼喊声,跟着就是一片混乱,扭头看去见是等候区的那几个黑西装大汉,此刻已经乱作一团。

赵元川和坐堂大夫都匆匆跑过去,林树一只脚都踏出门槛了,犹豫了下又转回来,赵清秋的神医名声他算是熟悉了,说起来还没见识过,不如再忍耐下瞧瞧看,毕竟他以后大概也要行医的。

凑过去仗着身形优势,林树很快瞥见了混乱的源头,是个容貌秀丽的丫头,看上去跟李嫣然差不多大,想到这林树突然苦笑,自己明明也比她们大不几岁,心态怎么变得这么老成了?大概,跟昨夜的经历有关吧!

那女孩即便躺着也看得出身形高挑,模样打扮跟周围的人形成鲜明对比,瞧着都金贵,可此刻她却双眼紧闭脸色惨白,额头上更是有细细的汗珠渗出。

“怎么回事,赵神医呢?我们不是约好了的!”在坐堂大夫慌忙施救时,几个黑衣保镖身侧一个老者怒吼出声,语气中满是愤怒。

“实在抱歉,家父一大早遇到了急症出诊了,估计应该快回来了,我这就让人打电话问问!”赵元川安抚着老着,还算镇定自若,随即又问了句那个坐堂大夫:“元山,怎么样?”

“阳盛攻心!大哥,赶紧让咱爹回来,我先用针稳住她气血。”坐堂大夫模样跟赵元川有几分相似,此刻凝重摇头快速说着,接过旁边助手递过来的针囊就准备行针。

“女子怎么会犯阳盛攻心之症呢?”赵元川愣了下,不过情况危机来不及细想,转身掏出手机准备打电话。

“赵先生,这恐怕不是阳盛攻心!”林树原本只是打量那昏迷的女孩,可集中注意力时,却发现女孩的气血如光气似的呈现在眼中,微微错愕之后,他赶忙对赵元川说道。

“嗯?小兄弟,现在情况危机,有什么话咱们回头再聊!”见是他,赵元川愣了下,匆忙就离开去打电话。

林树想跟上去,却被刚才那个挨训的伙计拦住,只见他横着眼道:“你这人怎么回事?懂个口诀蒙抓次药就当自己是高手了,别搁这添乱成不成?赶紧走,再不走我叫人赶你了啊!”

这小子刚才因为林树吃瘪挨训,这是憋着火气呢,林树懒得跟他计较,转身却见赵元山正要对女孩百会穴下针,这是能稳气血的要穴之一。

“不可!”林树见状也顾不上别的了,大喊出声道:“她不是阳盛,百会穴只会加重病症!”

赵元山怔了下,疑惑看来见只是个毛头小子,顿时怒道:“人呢!这都什么情况了还不看着点?诚心添乱是不是!”

“哎卧槽!”那个小伙计莫名又挨了训,顿时气恼的要来拉扯林树,却被林树轻易避开,这时那女孩身旁的老者冷冷看过来一眼,咬牙切齿道:“赶出去!”

老者话音落下,旁边的黑衣壮汉直接探手朝林树抓来,他们不是医堂的人,可不用对谁客气,事关自家小姐性命的危机时刻,赶人都是轻的。

然而这黑衣壮汉自信的一抓却落空了,他怔了下,转头却见林树不知怎么反倒穿过的人群,径直朝昏迷的大小姐走去。

“拦住他!”黑衣壮汉低吼一声,跟几个同伴同时出手朝林阳抓来,而这时赵元山也大怒道:“都给我安静点,我要施针!”

“现在不能用针,会害死她的!”林树也是焦急,原本这事是跟他无关,但跟随行善积德的爷爷长大,他做不到见死不救,干脆再次出声干扰赵元山施针。

赵元山快气死了,百会穴是人体要穴,此处施针稍有不慎说不定会损伤大脑,他必须全神贯注不受打扰才行,偏偏现在乱成一片。

他看看故意捣乱的林树,怒道:“把他丢出去,立刻马上!”

其实不用他说,那几个黑衣壮汉也想这么做,可奈何,林树滑溜的跟泥鳅似的,左右闪躲怎么都抓不住不说,反而越来越靠近赵元山和昏迷的病人了!

“废物!一群废物!”旁边老者看看自躺着的女孩心疼的不行,再瞧瞧几个保镖顿时气得破口大骂,现场更加嘈杂混乱了。

 文学

第9章 神龙见首不见尾


林树在休息区人群聚拢的圈子里不断游走,虽然现在的他有信心对付这几个黑衣保镖,但是没必要,能起到干扰的作用就够了。

赵元山气得脸色发紫,他急着施针救人,偏偏旁边越来越乱,这让他恨不得上去掐死桑窜下跳的林树。

瞧着这混乱场面,先前那伙计灵光一闪,突然指着林树大喊道:“这人肯定是别的医馆派来捣乱的,憋着坏想让病人在我们培元堂出事呢,大家帮忙,一起抓住他啊!”

围观的人群也是议论纷纷,对着混乱的现场指指点点不已。

“这小伙子咋回事,瞧着挺面善的,咋故意耽误找大夫施针,这不是成心害人嘛!”

“没听说啊,八成是别处医馆派来捣乱的,培元堂生意这么好压的别处没啥病人,铁定是那些人安排过来坑人的,太坏了!”

“这么说这小年轻也不是个好东西,为了钱昧良心啊,救人命的事也敢捣乱,真是个遭雷劈的!”

“……”跟黑衣保镖缠斗的林树,把周围这些议论声收进耳中满是无语,他还真是个被雷劈过的,不过现在真的是想救人啊!

好在这里没认识自己的,本来被学校开除就够说不清了,要是被熟人看到误会自己耽误救人,那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,以后说媳妇估计十里八村的媒人都不愿意上门。

在周围乱哄哄指责林树的时候,那些个黑衣保镖却越发心惊,他们可都是正儿八经的好手,原本觉得抓个捣乱的年轻人还不是手到擒来?

可谁料这小子一上手就发现这小子滑溜的跟泥鳅似的,等在这小圈子里一番追逐下来,众保镖面色纷纷凝重,能够在这么小的范围内完全避开他们三人的追击,几乎让他们连衣角都摸不到,这绝对不是滑溜的问题了;

这个年轻人,是个高手!

其中一个保镖猛然停下,对同伴做了个手势,另外两人会意也同时止步,三人面色凝重的放弃追击,一边喘着气一边朝面不改色的林树缓缓逼近。

林树无奈,原本还能仗着身形闪躲呢,这下对方缓慢推进却恰恰挡住了去路,没办法,看样子只能动手解决了,不然怕是真会被扔出去。

就在他深吸口气准备动手的时候,门外突然传来刹车声,跟着赵元川出现在门口急急道:“回来了回来了,元山,怎么样了?”

众人哗啦都朝门口看去,见紧跟着赵元川出现的是个背着老式行医箱的助手模样年轻人,他身后是个白发老者,精神矍铄鹤发童颜,真有点老神仙的味道,正是赵清秋赵老神医。

“赵老神医回来了,这下这姑娘有救了!”

“那是,有赵老在,就算半只脚踏进鬼门关也能给拉回来啊!这下这个捣乱的年轻人傻眼喽,说不得回去会被主顾训一顿,真是该!”

人群议论声中,赵清秋已经大步进门,急忙道:“元山,病人怎么样了,可稳住气血了?”

一直没能下针的赵元山闻言快哭了,却也暗自松口气,匆忙道:“我还没来得及……”

“什么?既然确定是阳盛攻心有什么好犹豫的,直接从百会关元先稳住气血啊,耽误了你可知道有什么后果!”赵清秋闻言顿时努力,毫不客气的当着许多人训斥自己儿子。

“不是啊爸,我也打算如此施针的,可不知哪家派来捣乱的小子,一直在旁边干扰我……”其实赵元山也算是个不错的大夫了,这会却被训斥的脸色涨红,无可奈何的解释着。

赵清秋眉头皱成一团,瞥了眼被指向的林树却没顾上理会,直接匆匆推开众人来到长凳前着手检查,他现在最关心的是病人情况,而不是什么别的人捣乱。

“咦?”一上手搭脉赵清秋忍不住发出声疑惑来,随即赶忙又检查那女孩鼻息和眼睑,随即顿时满脸古怪。

“赵大夫,我们是提前预约今天来就诊的,现在我们家小姐已经这样,还请赶紧帮忙救治啊!”长凳旁的那个老者见状满脸着急,开口催促道。

“情况没刚才那么危急了……”赵清秋摆摆手,指了下虽然依旧昏迷但脸色稍微好些的女孩,随即犹豫着开口道:“元山,你幸好没施针,她的确不是阳盛攻心……”

哗!周围一片哗然,要知道赵元山可是培元堂的接班人,而且医术也久经考验,虽然没有神医之名但也算这周边的名医了,可赵老爷子一开口,直接说他看错了?这可够惊爆的!

见状林树忍不住心生佩服,因为这老爷子迅速做出的准确判断,更因为他此刻的言行!

他原本可以什么都不说,该怎么治疗怎么治疗就行,可偏偏还是选择了直接指出自己儿子的错误,光凭这份勇气和对行医的认真,就值得为他竖大拇指了!

赵元山闻言直接涨红脸,争辩道:“怎么可能,她脉搏洪数面色红紧大汗,正是阳盛攻心上扰神智昏迷的症状啊?”

赵清秋微微摇头,认真道:“如果是那样的话,你并没有施针,病人情况怎么反倒好了许多呢?”

众人闻言去看,果然见长凳上的女孩面色好了许多,不像刚才那么吓人了,不禁都有些莫名其妙,赵元山也有些摸不着头脑,皱着眉头不解。

气氛微僵,这时不知是谁突然道:“嘿,这么说还真让那年轻人说对了?还真不是那什么阳盛攻心之症啊!”

“哎哟,他该不会是个小神医吧?之前一直不让下针,合着不是在捣乱而是在救人了?”

听到议论声,赵清秋猛然回过神,转眼却没发现林树身影,好奇道问道:“元山,之前那个年轻人是做什么的,又说了什么,为什么要干扰你行针?”

赵元山还有点纠结自己看错的事,闻言顿了顿才回忆道:“我也不知道他哪冒出来的,嚷嚷着不让我下针,说什么下针会害了病人,还说这不是阳盛攻……额,不会吧?!”

说到后面赵元山有点说不下去了,急忙去找也没能找到林树,便急忙问道:“爸,到底怎么回事,这不是阳盛攻心是什么啊?”

赵清秋目光明亮不知道在想些什么,摆摆手道:“情况紧急没辨别清楚也不怪你,这确实很像阳盛攻心,但是女子怎么可能出现阳盛呢?实际上,这种情况应该叫做阳逆……总之,不施针才是对的,你们这是遇到了高人啊!”

周围再次哗然,原本被大家指责咒骂的年轻人,竟然被赵老神医称为高人?众人纷纷张望寻找,准备重新认识下那年轻高人,然而却发现整个培元堂都没了林树身影。

这时负责管理的赵元川一拍大腿道:“是了,我开始也奇怪怎么女子会犯阳盛,当时林树,就是那个小兄弟还提醒我来着,我着急打电话没在意,差点误了事啊!”

“元川你认识他,知不知道他的住处?你们可得好好去感谢感谢他啊,不,还是我亲自抽空亲自去比较好!”赵清秋满是好奇的匆忙问道。

众人的好奇心直接燃烧到极致,赵老神医竟然要亲自拜访那个年轻人?那年轻人到底什么来头啊,神龙见首不见尾的!

在赵元川后悔忘了问林树住址的时候,林树早已经离开了红叶镇,根本不知道后面的事。

成功阻止了赵元山下针他的目的就达到了,至于后续治疗有赵清秋老神医呢,用不着他操心,做完了该做的,他把大杠自行车蹬得呼呼生风,匆匆回去准备给李婶娘俩个惊喜,同时也好好填饱肚子。

>>>>本文《贴身小神医》全文在线阅读<<<<

分享至:

情感故事相关